中国民歌 > 青海民歌:在那遥远的地方(王洛宾编 简线对照)


    朋友,你听过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这首歌吗?

    相信你一定会回答:“当然听过!这首家喻户晓的中国民歌,我还会唱呢!”

   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作者是谁?

    可是你的回答错了——中间那句错了。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不是一首民歌,而是一首百分之一百个人创作的歌曲。很多人把它当作民歌,海峡两岸出版的中国民歌集也把它收进去,一半原因是它写得实在太好,已深入民间;另一半原因是它的词曲作者王洛宾老先生,曾在国民党治下坐牢三年,也曾在共产党治下坐牢十几年。

    感谢广州的乐友蔡时英先生,把洛宾先生给他的两本心血结晶歌集《丝路情歌》和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(新疆出版社最近出版)转赠给笔者,并告诉我不少关于洛宾先生及其作品的动人故事。

   曾与美人驼上别

  洛宾先生曾接受时英先生访问,谈及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一歌的创作背景,时英先生笔录如后:“五十年前,我曾陪同电影导演郑君里先生,去青海湖边三角城拍摄影片《祖国万岁》。当时,请了一位千户长的女儿卓玛姑娘扮演影片中的牧羊女,我则换上藏族服装扮演卓玛的助手。

 “我们相处三天,互相不了解对方的语言,但却产生上了一种无言的情感。至今难忘的是在赶羊入圈时,她曾抽过我一皮鞭......我俩同骑一匹马,看过两个晚上的电影。第四天的早晨,我们便骑上骆驼,离开了三角城,离开了卓玛姑娘。

 “这首草原情歌就是归途在骆驼背上写成的。词中唱道:‘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,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’,这和当年在三角城拍电影时挨过一皮鞭,可能有内在的联系。

 “青海的一位作家曾对此写过一篇短文:《老年人心中都有过一个卓玛》。既如此,我也就没有顾虑地把这段秘密告诉大家,祝大家心中的卓玛幸福!”

(此文转载自黄辅棠著:《赏乐》原载于香港《明报月刊》1990年4月号)

  王洛宾老人在读过上文之后,曾给本文作者写了一封信,原文如下。

阿镗先生:

    一件生活小事,通过你的叙述,成为中国近代文化史的一篇文献,深心感谢。

    我有个幻想,万年之后,人类会把地球造成极美的世界,那时雕刻家们会爬上喜玛拉雅山,会力雕一个最大的头像,决不是什么五星上将,而是贝多芬。因为他给了人类“高尚”的启示和美的享受。

   同时还要雕许多小头像,内中有你,但愿也有我,因为我们的工作,时刻在想着他人,符合雕刻的选择标准。

   谨寄上这个幻想给你表示感谢。

祝福

洛宾

1990年4月27日

打印本页 返回